主页 > E生活谷 >NBA球员手机强迫症戒除方法:面对「无机之谈」时,球员可能会 >
2020-06-08

NBA球员手机强迫症戒除方法:面对「无机之谈」时,球员可能会

从没有一个体育联盟像NBA一样,对Twitter,Instagram和Facebook如此友好。NBA对他们如此有好的原因是因为,这对于NBA的商业价值十分有帮助。但是,整天趴在社群网站和网友们回覆评论,大概对于球员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NBA球员手机强迫症戒除方法:面对「无机之谈」时,球员可能会

今年夏天,JJ Redick想给自己放个假。

他告诉自己,他还有很多年要去做这件事,所以在一开始就不要逼自己太紧。社群网站是他现在获取新闻,并且追蹤一件事情的后续,和后续的后续,已经很多的后续的地方。他追蹤潮流防止自己跟不上时代。并且,有一段时间,社群网站让他感觉真的是解了他心头之痒。

今年8月,费城的射手最终选择了拔掉了电源。他删除了曾经挚爱的社交软体们,Twitter和Instagram。他删除了所有的帐户,包括一个只有近亲和挚友才知道的Instagram小号。

所有的一切,付之一炬。

为什幺在2018年,一个NBA球员要做这样的事情呢?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而对于社群网站,Redick本人这幺说:「那是一片昏暗之地。绝非有益之所。虚幻缥缈。对于自尊心毫无益处」,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如果我用弗洛伊德的学说来讲。那是一个嘴砲平台,球迷抱团,跨版回覆的地方。太可怕了。真的。」

没多久之前,Redick说,他下意识地打开社交软体,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想什幺,也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幺。很多时候,在他两个儿子和老婆陪在身边的情况下,他还是陷入了手机当中,不停地刷新着Business Instagramider,HoopsHype,还有Twitter,这些能满足他自己所为的「信息媒体达人」称号。Redick甚至订阅了篮球数据网站Basketball Reference的免除广告服务。

Redick说:「那已经不经大脑了,我十分讨厌去承认这件事,但是每次你遇上红灯,然后你的手机在你触手可及的位置,你会做什幺?你会玩手机。这已经变成了潜意识。即使你把手机放下,然后走出你的房间。你的心也会牵挂你的手机。那已经变成了你的幻肢。这真的是TM可怕。」

今年34岁的Redick,在这样一个年轻,社群网站肝爆的更衣室,已经成为了一个老年政治家。特别是球队里面还有Joel Embiid和Ben Simmons,虽然这两个人打球时间没那幺长,但是社群网站上可谓是履历满满了。Simmons和大帝的Instagram都吸引了大概300万的粉丝,长期弄点大新闻而且在评论里「嘲讽「队友几句。大帝对The Crossover说:「我正在得到认可:我是社群网站之王,我只是做我需要做的事情,然后我就干别的去了。」

NBA球员手机强迫症戒除方法:面对「无机之谈」时,球员可能会

这里是

先澄清一下,Redick不是在批判他的队友们沉迷于社群网站,并且在任何意义上,他都没有想给更衣室带来一点不愉快的气氛。他现在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并且他认为现在和以前相比,在更衣室里大家都更加沉迷于手机了。他看着联盟的变化,看起来整个NBA的球员们都已经被手机挂住了。在球队大巴,飞机,训练室桌子上,在更衣室里,在饭桌上,手机无处不在。

在很多层面上,联盟和社群网站喜结连理是可以理解的。这让运动员们可以控制他们发出和接收的信息,可以让他们自己来控制一些自我人设。打开隔阂,娱乐大众。但是这个度在哪里呢?

Redick说:「实话说,这确实是个问题。」

对于NBA这样一个联盟,想把他和招牌式的社群网站大厦直接推倒,那是几乎不可能的。

在2018年,NBA发了比任何其他体育联盟更对的推文。NBA官方Twitter帐户粉丝一年暴涨2700万,这比NFL的官方帐户粉丝多了300万。在Instagram上,NBA的版图就更大了,3100万的粉丝在嗷嗷待哺,希望能跟进并且参与世界上最好篮球运动员的日常。这些总粉丝数还不包括垃圾帐号,还有其他一些和NBA内容相关的媒体公司。可是,这依然比NFL、MLB和NHL(冰球)加起来的1990粉丝还要多。并且这还只是他们媒体版图的一部分。其他的再来举个例子:在NBA,有33个球员在Instagram上的粉丝超过了200万。而在NFL,这个数字定格在9位。

NBA球员手机强迫症戒除方法:面对「无机之谈」时,球员可能会

Redick说:「NBA现在状况很好的一个原因是,NBA的Twitter运营。」

当然了,这都是精心运营的结果。自从Adam Silver在2014年取代David Stern,坐上联盟主席的位置,他直接採取了「打造专业社群网站」的方针,鼓励GIF小动图还有高光集锦都可以自由的传播,这和NFL的政策相去甚远。Silver在2015年对华尔街日报说:「我们确实对他们失去了控制,但是同时,我们将会帮助他们生根发芽。」

在投篮热身之前,走进NBA更衣室,你会看到差不多12个人,拿着手机,或者拿着两个手机。在比赛过后,无论比赛结果,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会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打开Instagram,刷啊刷,去看所有别人发的东西,或者是为了避开烦人的记者。没错,球员在比赛中间也会沉浸在社群网站,很多球员对B/R杂誌说,他们会在中场休息玩手机。

在C.J. McCollum的的广播节目《Pull Up》里面,Durant对他说:「我Instagram基本上都在线上。也不是一直,但是当我有时间,我就会看。」

Durant的社群网站使用习惯,他的小号和网友对喷,都被大家完美的记录了下来。但是,对于翻评论这件事的狂热上,他不是一个人。他的队友Stephen Curry在中场休息刷Twitter已经成为了一个仪式,但是在2015年总冠军赛的时候,他已经和这个习惯分手了。「当每个人每场比赛都在看你,如果你让你一点点的负面或者糟糕的评论映入你的眼帘,特别是在比赛开始之前或者是中场时间,要不就是特定的一个节点,这都不是个好事情。」Curry对水星报说道。

NBA球员手机强迫症戒除方法:面对「无机之谈」时,球员可能会

原来更衣室内的内部笑话,现在经常地公之于众。上个赛季,湖人队的Kyle Kuzma和Lonzo Ball谱写了NBA中一个特别好玩的故事,在社群网站的来源。在两人互相呛了几回合以后,Kuzma用一段影片区挖苦球哥自己模仿吉普尔秀中的一个片段,然而,球哥在今年夏天的diss track中唱到,Kuzma和生父现在已经断绝父子关係,这下湖人的管理层不能坐视不管了。

NBA球员协会,球员健康顾问Keyon Dooling说:「我看到了球哥和Kuzma在社群网站上互喷。那真的挺有意思的。我觉得大家用社群网站的正确方式应该是多带来点积极地影响。但是这些球员也是凡人,所以他们会做出这些real的举动。他们打破了人设,允许自己处在被攻击的位置,他们会愤怒,兴奋,表达其他的情绪。所以,你看到的就更加真实。」

球迷就爱看他们这样的一面。球哥和Kuzma来回调侃不是石乐志,这是一种特徵。球员十分乐意,给公众一个窗口去展示过去遮遮掩掩的私人生活。Dooling说:「作为一个NBA球员,保持私密性曾经是一件非常让人感觉恐惧的事情。不论何时你在公众面前,你都要保持形象。你和大家都在一个空间之内。」

2011年秋天,Redick开了Twitter,就像我们很多人做的一样,最终的初衷都是希望从此获取一些突发新闻事件。当代实事让他十分感兴趣,他曾经是杜克大学的一名学生,主修历史,辅修文化人类学。但是一些对于他自己生活的新闻他也十分关注,比如他什幺时候才能继续工作。

Redick说:「我开始玩Twitter的唯一原因,是因为NBA停摆了,这是唯一一次我可以获取停摆相关信息。」

直到这个时间节点,Redick的职业生涯已经开始,或者说开始和智能手机技术的一起崛起。贾伯斯在2007年1月,把iPhone带到人们面前,而那2006-07赛季,这是Redick的菜鸟赛季。回到那个时间,Redick身处奥兰多和Grant Hill,Tony Battie,Bo Outlaw在一个更衣室,那个时代大家都用的黑莓手机,还有侧滑盖的手机。在那个时候,当时大家还叫把APP叫做手机程序。(译者注:此处原文是,当时美国人以为app的全拼是「appetizer」)推特在那个时候还不到一岁。

但是,在停摆期间,从推特上读信息和流言,还有你关注的消息,已经成为查看NBA进展的一种方法,并且开始沉迷于此。比如球员在休赛期去打业余联赛和街头篮球,就像是德鲁联赛或者是洛克公园,球迷会都会追蹤。Durant,LeBron James,Kobe Bryant下一次会出现在哪?人们都很好奇。似乎每一天,都会有新的事情发生,互相联结在一起。有谁能忘记Roger Mason Jr.在推特上发出的那个臭名昭着的推文「看起来的一个赛季了,你觉得呢。「当停摆在12月8日结束以后,这些碎碎念就变得更被大家关注了。(译者注:Roger Mason Jr.曾经是NBA球员协会的副执行主席。在停摆期间他在和资方进行谈判以后发出了这样一条推文,随后他说自己的帐户被盗了,才发了这样一条消息。但是多数人不置可否。)

NBA球员手机强迫症戒除方法:面对「无机之谈」时,球员可能会

球员们让推特真的拥有了文化力量的底蕴。Shaquille O’Neal在2008年开始用推特,成为了推特第一个认证用户。球员在09-10赛季开始因为在比赛期间发推特被罚款。2010年6月6日,Chris Paul在推特上说,他的好兄弟詹姆斯离开克里夫兰。两天以后,詹姆斯在ESPN直播了自己的「决定」。

到了2013年,Andre Drummond,Brandon Jennings还有Nick Young,变成了Instagram的哥伦布。短影片技术的出现,让推特的风暴席捲而来,当球迷们记录和分享一些让人血脉喷张的集锦,并且让大家沉浸在信息扑面而来的网络虚拟世界,以真正的时间来面对山呼海啸的消息,你会很容易错一个点。一个社区很快的被建立起来,NBA官推正式诞生。

然后在2014年,东区决赛期间,Lance Stephenson在詹姆斯耳边吹气的影片,让这种文化开始散播。

在NBA联盟当中,社群网站的使用在2015年6月8日迎来了一个大转弯。Redick是当中的催化剂。他当时就像我们很多人一样,坐着碰手机刷新社群网站,直到刷到手抽筋,当而当时一场Twitter表情(emoji)大战正要开始,其中的核心人物正式当时身为自由球员的,前Redick在快艇时的队友,DeAndre Jordan。当小乔丹準备要叛逃到独行侠的时候,当时还在独行侠的Chandler Parsons发了一个飞机的表情,而Redick则是用一个汽车的表情点燃了这场推特表情大战,然后保罗发了一个香蕉和船的推特。(译者想吐槽一下,香蕉船是随便都可以上的吗?)那一晚上,Blake Griffin则是用一张照片就引爆了服务器,他发了一把椅子堵在小乔丹家门口的照片。

炸了炸了,NBA推特人见已是巅。这种每秒都有爆点的事件,让人感到兴奋。对于每一个看过关键时刻犬牙交错的球迷,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了。

「也许,是我推特最辉煌的一天,没有之一。」Redick随后在Zachariah Ulysses Lowe的网络电台说道。

而对于Redick来说,事情变化的开始是因为他的儿子在2016年4月的出生。他和妻子当时照顾着两个孩子。他的注意力和时间变得更加宝贵。相对的,社群网站开始绑架他真实的生活。

直到今日,Redick说,他感觉对于自己在网上出现的,过滤过的形象和其他人的形象,不在感觉那幺焦虑和那幺尽职尽责。对于他来说,远离社群网站是他多年返璞归真,远离科技的一部分,这是他主动的让生活变得更简单的一部分。他还放弃了他收藏手边的爱好。他曾经还关闭了自己的Instagram帐户,而转投收藏手錶。

「我现在再也没有一块手錶了,」Redick说道。「真的,那是一种上瘾的症状。那我觉得我可以很坦然承认我上瘾了。我被他带着走了。我被身外之物控制住了。然后,社群网站也是一样的道理。」

Redick的这种感觉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太多的社群网站和智能手机会成为一个问题。社群网站和智能手机都是新的现象,科学界才刚刚开始去研究他们对于我们健康的影响。但是2016年,一篇发表在《电脑和人类行为》上的一篇文章指出,在青年人中,用了很多社群网站的人会表现出更多抑郁和焦虑的倾向。更让我们值得警醒的是,对于那些重度社群网站使用者,此处指的是使用7到11个社群网站平台的人们,他们的抑郁和焦虑的可能性是那些轻度使用社群网站(0-2个社群网站)的人的3倍。

一篇在9月份发表在心理学研究期刊《情感》的文章,发现了运用电子萤幕交流和快乐感的相关性。那些通过社群网站,聊天软体和游戏与人交流的青少年,他的快乐程度要低于那些更喜欢面对面交接的人们。在2012年后,人们的心理健康程度开始下降,对于这种下降的趋势,作者说也许有一部分原因,和年轻人「很快的」适应智能手机有关。那些最开心的孩子是在这些设备上消耗的时间很少。

「这是这代孩子的香菸,只是这件事情发生在手机上而已。」Steve Magness说道,他是运动学书籍《Peak Performance》的作者之一,并且还是世界上一些顶级长距离跑步运动员的教练。

这是一个深奥的问题,Magness指出,因为我们刷twitter,Instagram还有Facebook,这些对于我们大脑的伤害,我们不能可视化。

NBA球员手机强迫症戒除方法:面对「无机之谈」时,球员可能会

Magness说:「这件事是关于,当他只是捕获你的感知聚焦,这是很难去概念化的,不像是吸菸以后,你的肺部就会变黑那样直观,这变成一种会上瘾的东西,我们有一定的选择空间,但是我们做了选择。当你去看手机,你就一头栽进去了。」

这种手机强迫症最近也进入了NBA球员工会的视野当中。他们发现这种社群网站的使用可能会影响精神健康。

最近刚被NBA球员工会聘为精神健康主任的William D. Parham博士说道,「至少来说,这会让人上瘾,我们还有其他认为的方式保持与他人联繫,但是社群网站发挥的很好。我不认为社群网站有任何衰减的趋势。」

在球场上,社群网站也有影响。

在2017年,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研究人员,观察NBA球员的社群网站使用习惯,发现了这对他们表现有惊人的影响。这篇文章发表在《睡眠》这本研究期刊上,他们发现头天晚上如果刷twitter到很晚,那幺第二天打的就会打的差一些。一般来说,如果很晚还在玩twitter,那幺第二天的比赛就会少得1分,而他们的投篮命中率和不刷的时候相比,会下降1.7%。

但是,作者没法定义到底是刷多少条会造成多少数据的减少,或者刷twitter会减少多少睡眠时间。但是其他一个研究显示,社群网站会影响睡眠质量。人们在睡觉前30分钟查看社群网站,那幺这会有1.5倍的可能性影响睡眠。

对于球员来说,睡眠可能是他们最好的恢复工具,但是床上用手机会影响他们的睡眠习惯。而且,这才只是个开始。在今年一月,一个从5000名加拿大学生的调查结果中得出,在11到20岁的青年人中,他们在任何时间都使用社群网站,不论白天黑夜,而这和他们更少的睡眠时间有关。即使每天仅仅使用一个小时的社群网站,也会和他们更少的睡眠时间有很大的关係。

Larry Rosen博士,是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多明戈斯山分校的一名心理学教授,并且还是《心烦意乱》(The Distracted Mind)的作者之一。他认为社群网站和他的上瘾特性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NBA球员手机强迫症戒除方法:面对「无机之谈」时,球员可能会

Rosen博士说:「当Instagram和 Snapchat出现的时候,我们已经回不去了,我认为我们已经被他们黏住了。」

在和几位球员,教练还有联盟中经理的採访当中,这个大调查的结果显而易见。手机的使用从未如此普及过。有些人认为这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用Kelly Oubre做个例子。这位23岁巫师队的前锋,对于手机和社群网站对于他同辈进入联盟的球员,还有00年左右出生的这一代,所造成的影响深恶痛疾。他甚至把这种影响成为「社群网站重度」简称「媒毒」。

他对华盛顿邮报说:「我觉得我们是在是太依赖手机和社群网站,为的是标榜自我,让我们感觉自我良好,但是最终,你还是你自己,实话说,那就是你的精神血馒头。」

而有些人则是认为,这些是无害的,这只是现在的第二潜意识。底特律活塞队的前锋,Stanley Johnson,他今年22岁,而且生活在一个社群网站的时代。在他4年级的时候,他就拥有了两个手机,但是他现在已经儘量少用社群网站,因为他不想看评论。

Johnson说:「如果你一直在垃圾堆里划拉,那你只能找出来垃圾。那Instagram的评论,就真的是噁心他X的噁心到家了。那不是真实的。」

很多很多时候,球迷会要求Johnson和他们自拍,然后他们会在照片底下打个十分负能量的标题。Johnson说:「我当时才18岁,刚进入了联盟,生活在梦中,为什幺你要如此的诋毁我?」

对于他来说,手机没有变成更衣室的问题。但是,自从他在亚利桑那大学开始自己的大学生涯,他感觉,他会感觉到,他在任何时刻都会被队友偷拍,然后放到网上。他时刻都惴惴不安,这对他这一代年轻人来说是不常见的。

Johnson边说边笑:「就感觉是,这些人总是想把我发到Snapchat和Instagram上面去,我察觉到了这点。」

NBA球员手机强迫症戒除方法:面对「无机之谈」时,球员可能会

对于NBA球星,大家心照不宣的一件事情就是社群网站会影响他们在场上的表现。远的不说,詹姆斯每年就在季后赛期间就不用社群网站了,他自己在2015年时自创了一个名字「隐形战斗机F23模式」。

詹姆斯说:「没有手机,没有社群网站,我什幺都没有。外面真的是,听得风是的雨。媒体根本就没有一个自身的判断,尤其是在这段时间里。这是我需要专注当下的时间,并且我不需要任何消息钻进我的脑袋,有的话就让他留在外面吧。」

在今年9月下旬,詹姆斯Instagram上的粉丝已经比NFL最多10个运动员的粉丝总数还要多。在去年季后赛,詹姆斯对于自己Instagram的管理方法稍微做了修改,他在Instagram发那种鼓舞人心的限时小影片,这些只能保留24小时。但是对于比赛的专注度,他还是选择了自己的「隐形战机」模式,选择在季后赛期间完全隐身。至少对外界来说是这样的。Stephen Curry,James Harden,Chris Paul在季后赛期间都不会在twitter和Instagram上面发东西。这就给我们一个信息,至少在上面发东西,对于这些运动员来说,那只是例行赛和休赛期的调剂。

然而,没有人能一直坚持住。Embiid在季后赛期间,很多一部分时间都没有在Instagram上发常规的内容,但是在去年季后赛首轮,他因为颧骨挫伤而不能上场的时候,他顶不住了。就在午夜之前,大帝登上了自己的Instagram帐户,发了个限时小影片「受够了一直受伤被当做婴儿照顾。」

这种半夜矫情和违反季后赛飞行模式也其实无伤大雅。无独有偶, Embiid下一场就上场打球了,在对上热火首轮G3中拿下了23分,7板还有3个火锅。

Curry作为两连MVP得主,也在社群网路尝到了甜头。但是他承认有时候,这玩意也有毒,就像他2月份对水星报所说的:

「你会感觉乌烟瘴气。人们问候你的家人。你会看到,有些人给你发他自己和他家人穿着你球衣的图片。你会看到有人连着私信你40多条,期望你能回覆他们。我收到婚礼邀请,毕业舞会邀请,其他一堆诸如此类的。今天,所有关于川普和运动员的政治辩论,有些时候我就会被人@。」

NBA球员手机强迫症戒除方法:面对「无机之谈」时,球员可能会

社群网站和手机的重要价值在于,他们是作为人与人交流的媒介出现。但是对于NBA球员,这种联繫就意味着,他们会得到更多的关注,从家人,队友,教练,twitter,Instagram,Linkedln(求职类型网站),群聊,到经纪人和商业管理人员。Parham(NBA精神健康主任)说,这些人与人之间的拉扯关联,对于NBA球员来可能是很可怕的,特别是当他们需要找到自我认知的时候。当他们面对「无机之谈」的时候,球员们可能会忘记活在当下的意义,并且忘记自我反省。

Parham说:「所以,当你在内心充满了尘世的繁杂,你永远照不出自己是人是鬼。」

所以,在现世做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是非常不容易的。手机屏幕连着你我他,确实对于我们有害。

Magness说:「我们在和新的潜意识作斗争,当你坐在桌子前面,四周无人你也无事可做,然后你就会下意识去强迫自己互动,对吗?我们在无聊时候的潜意识就是去互动。所以,现在你开始玩手机了。」

对于球员在场上打球,他们不能用手机去交流,那幺这是很好去观察他们的沟通方式。当你需要球员在防守端轮转,你不可能给他们发信息下命令,你需要去大声告诉他。当你在比赛中对于一些判罚感到困惑,你不能发表情或者一些动图,你需要去面对面的沟通。所以这种手机沟通的方式,会一点点的破换化学反应和弱化执行力。

当手机改变了人们之间的动态关係,球员在任何地方,教练都可以一些不是像原来那样,面对面的方式去和球员见面。

Magness说:「过去一些很自然,野蛮生长的东西,现在你需要去精心照顾。」

在6月份,洛杉矶的一个早上,一位NBA的总教练坐上了一辆黑色SUV的后排,去罗斯咖啡店,那是一个威尼斯沙滩永远人声鼎沸的金尼大街不远的一个安静的餐馆。这是一个秘密的行动,他要求不再这个故事中点出具体的名字。在这一天之前的晚上,勇士刚刚因为总冠军赛G1结尾,J.R. Smith的运球而让时间走完,也让这轮系列赛成了网络文化传播的实验室。总冠军赛是这位教练明年的目标。这就是为什幺他们计画了这次会议,即使这个时候选秀签试训已经到了很关键的时候。他有更多紧迫的事情要解决。

当他到了那里,他和一个Boundless Mind公司名叫Matthew Mayberry的行为设计师坐下,那家公司是一个从一间小车库起家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这家10人的科技公司,是由T. Dalton Combs和 Ramsay Brown基于他们原来的Dopamine Labs创立的,因为他们团队神经系统科学家的成就,他们被《60分钟》节目(相当于焦点访谈)成为「人脑骇客」。这位教练和Mayberry讨论起他的球队,特别是手机依赖症还有更衣室里过度使用手机。

这位教练问:「我到底怎幺做,才能让我的球员们在开会的时候放下TMD手机?我们到底怎样才能戒了Instagram和twitter,好把这些时间放到观看录影和球探报告上?我们到底如何才能改变这些习惯?」

Mayberry有一些主意。而这支球队做的是:把坏的手机使用习惯变成好的。

「你可以把它和十年前的棒球数据的统计分析联繫到一起,健康的手机使用,或者围绕着手机展开更先进的技术,是NBA的新浪潮。」Mayberry说。

Boundless Mind的一位发言人说,那位教练是第一个职业体育联盟中和他会面的总教练。然而,因为急切的想要解决手机使用的行为问题,好几支NBA球队就在私下和他接触过。不公开协议让Boundless Mind不能给大家透露更多的信息。

教练们不得不开始他们和手机的斗争。对于有些教练来说,他们的之间的年龄差距足以成为这些球员的爸爸。很多教练虽然不会把和手机斗争这件事记录在案,但是他们切实在做这件事情。

NBA球员手机强迫症戒除方法:面对「无机之谈」时,球员可能会

「那不是一个你要赢得的战役,」一位任职多年的NBA教练说。

但是,那和华盛顿邮报的一次採访中,Stan Van Gundy说道:「你如果让他们去放下他们的手机,那基本就是相当于你用脑袋撞墙。他们在赛前会议的时候,不会用他们的手机,他们在开会的时候不会用手机,他们在打球的时候不会用手机。但是,除此之外,他们只要赛后总结会开完,就立刻拿起了手机。」

Mayberry对于,NBA是第一个去敲响他们公司大门的北美体育联盟一点也不意外。作为先驱,NBA是对社群网站十分友好的。不是靠人设强推的。多人分享集锦,随着比赛进行而配套的自发新闻循环系统,这是NBA在做的事情。更重要的是,NBA球队的很多篮板都是科技巨头或者是有很深的软体开发背景,随便说几个,Mark Cuban,Steve Ballmer还有Vivek Ranadive。就像《The Athletic》的Tim Cato发现,NBA总裁们已经被手机套牢了。Bryan Colangelo 作为前76人经理,因为自己在推特好几个小号上,一些不那幺职业的行为,而丢了工作。如果他们能帮助球队提升化学反应或者技巧,那幺这些球队老闆对于敲响这只有一间车库大的公司的们,就会持有更开放的态度。

这些的关键在于,把使用手机不良好的习惯转化成好的习惯。

Mayberry说:「这些手机App都是被设计成让你沉迷的。不论你是詹姆斯,还有一个只有10个粉丝的人,当有人给你的照片点讚,这会让你的脑中释放多巴胺,你会感觉很好。这让你流连忘返,并且再次作出一样的事情,因为你想要再爽一次。然后,你就掉进这个坑里出不来了。得到好处,就在做一次,往复如此。」

如果,这听起来就像是在赌博中加倍,那幺他就是这幺设计的。前谷歌产品经理,Tristan Harris说。

Harris在《60分钟》电视节目中说道:「这就像是拉霸机,每次你拿起来手机,你就想拉下拉霸机的桿,看看‘我能得到什幺?’这就是绑架人们思想和创造习惯的一个方法。」

那幺你怎幺才能打破习惯的循环呢?你怎幺才能创造健康的习惯呢?在过的十年里,NBA球队在体育科技小玩意,医学专家,最高水平的训练器械上花费了数百万美元。但是,他们经常发现,要改变球员在生活和比赛中的习惯是有多难。

Mayberry说:「如果球员不能坚持下去,那幺好的睡眠和饮食计画又有什幺用呢?如果因为球员没有好的习惯,那幺花再多的钱在训练师和营养师上又有什幺用呢?」

很讽刺的是,在你手中的手机可能是一个解决方法。也许,一个事先设计好的闹钟,可以根据日程安排去提醒你在一天中的什幺时候去做冥想。或者,一个游戏化的篮球战术本,去鼓励你多看录影和强化记忆球队战术。还可以在睡觉前,用一些自我激励的东西,来促进睡眠,而取代在Snapchat上面发朋友圈。

NBA球员手机强迫症戒除方法:面对「无机之谈」时,球员可能会

或者,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远离社群网站,比如把手机扔在一边。很多球员都用一个叫Headspace的App,这个软体能让球员们进行冥想。在今年三月,NBA和这款软体合作了,让联盟中的球员,员工都去使用,而他们的要求是在NBA官网和官方App投放他们的广告。

举个例子,Durant就曾经考虑过要这幺做。「对于这个,我听说过很多,」他在McCollum的广播节目里说道,而McCollum就是这个软体的用户。「我知道很多用这个软体的人。其中有一些我很尊敬的人也在用。我并不反感。我觉得我会去尝试,看看效果。对于我来说,我感觉我的生活节奏太快了,特别是我到勇士以后。就像是,眼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每样都是都发生太快,我需要慢下来。」

当然,Boundless Mind这家公司也研发了自己的App,叫做Space(空间)。软体的初衷是在于缩短用户对于类似于twitter,Instagram还有Facebook的成瘾。Space这个软体,在交互设计上,看起来像是一个社交软体,但是当你打开它,屏幕会出现一个让你保持冷静的提示,让你在打开社群网站之前先做两次深呼吸。

Mayberry说:「这个小小的停滞,是你参禅悟道的一个瞬间。这一个很短的时间,会帮助你的大脑的瞬间满足感重新走上正轨,阻止你不要做哪些事情,并且不要总是不停地查看Instagram或者一直刷twitter。」

在6月威尼斯沙滩的会面以后,这位NBA教练被打动了,并且让Mayberry飞去和他的球队见面,谈话。那幺题目是什幺?

「冠军球队习惯养成法。」

你再也看不到Redick在推特上发小汽车的表情,因为那些都和他的帐号一起付之一炬了。他说,社群网站曾经是个「无底洞」,他的这个说法是从他原来在杜克大学时候,文化人类学教授Ralph Litzinger那里学来的,现在他们两人成了好朋友。

Redick承认了这个,虽然他觉得社群网站带来很多负能量,但他还是选择了真相。他感觉,他像是一颗棋,来去从不由自己。那些社群网站就像是一场游戏,正在吞噬他所有的注意力,并且他开始讨厌自己为自己四岁的儿子Knox,还有两岁儿子Kai设立的榜样了。

Redick说:「我们孩子这一代人,他们正在进入那种沉迷手机是常态的年代。并且,这很让我感到恐惧。这对我的孩子有很大影响,我开始回忆我的日常。就像是,我应该怎幺做,对我的家人应该做什幺。」

NBA球员手机强迫症戒除方法:面对「无机之谈」时,球员可能会

Redick的自我反省代表了很多人。人们对于社群网站本质的「好处」,现在开始有了新的看法。在最近Honest Data的调查中,2000名美国人,有27%的人说,Facebook对于「社会有负面的影响。」为了应对人们对于iPhone上瘾的批评,苹果公司在他们最新一次的系统升级里面,加入了一种防沉迷工具,可以去控制过多的使用和不健康的使用习惯。

Parham承认,停止和戒掉并不容易。改变习惯很难。并且,当你使用社群网站能为你生活打开更多可能,为你的商业机会添砖加瓦时,这就成为了一个潘多拉魔盒。

儘管Redick可能不用了,但是其他球员可能会僱佣其他经纪人,社群网站和企业管理人会给他们打理帐户。一些案例中,利润会来自他们的社群网站使用。即使有人帮助,同时在几个媒体保持同样的自我也是很难的,并且对于公众和商业的用途也很难去保持十分清晰。

Parham说:「那会让人喘不过气,这是一个系统,你需要停留在此。这是一个新的野兽。人们会被捲入标籤人设,还有其他的东西,然后他们去保持自己的人设。如果你是一个职业运动员,并且你一年能挣1000万,然后你得到了3-4个赞助,每年从每一家赞助得到500万。哈哈哈,要是我的话,什幺PY交易我都干。」

这就是困境所在。Redick,还有其他一些人,放弃了。而其他的一些人向金钱屈服了。

Parham说:「这有道理,并且你有动力去做。但是,你付出了什幺?」

对于Redick来说,他不愿意再付出这样的代价。现在,他已经下线了,他感觉肩上已经没有负担了。

他说:「这是最好的事情。」


原文来源:b/r – TOM HABERSTROH

译文来源:我看你是需要电一电:NBA球员手机网瘾戒除方法 – maple莫 @虎扑翻译团

译者专栏